美文精选网(fa568.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芳草连天||半年不吃面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08 17:3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父亲去世后是回农村土葬的,村里的阴阳先生掐算了七天的祭奠时间。
 
在秋雨滂沱、秋风萧瑟的七天里,村里的男女老幼都来家里看望和帮忙。
 
地处关中腹地的西府农村,整个村里不过百十户人家,青壮年大都外出务工,在家的老人带着留守的孙子或孙女自发来家里,带着无比震惊和同情帮忙料理父亲的后事。
 
这七天里,每到吃饭时间,空气中飘着西府臊子面的味道,和着沥沥秋雨冲起的泥腥味,在空气中久久回荡。
 
不同的是,我闻到的面味似乎再也不是小时候在村里闻到的别人家过事的面香味。
 
每到吃饭时间,看着别人端着碗相互招呼着吃面,酸楚的眼泪就像绵绵的秋雨下个不停,。
 
亲人和朋友们担心我过度伤心,总是千方百计劝我吃一点,无奈他们怎么劝说,我还是难以下咽,此刻的臊子面更让我伤心欲绝。
 
 
父亲是地地道道在西府吃面的故乡出生的,对面条情有独钟。
 
除了喜欢陕西的各种面,也喜欢兰州的牛肉拉面。
 
父亲十七岁因为生计就去兰州国营电力修造厂当了一名工人,是同去的20多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也是最早在修造厂电线杆制造车间当上班长的。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几分钱一碗的牛肉面对他有着极大的诱惑。
 
从我记事起,每每听到父亲讲牛肉面的香,我以为牛肉面就是人间美味。
 
直到九四年我去兰州上大学,父母亲送我去报到,才算尝到了正宗的兰州牛肉拉面。
 
一下火车,父亲就带着我和母亲迫不及待地去火车站广场东侧的小饭馆吃兰州拉面。
 
此时距离父亲离开兰州调回陕西工作已经十七年。
 
火车站附近的小饭馆是宰客的重灾区,面拉得粗细不均匀,汤里没有牛肉粒,汤面上漂了几粒香菜和葱花,除了咸味尝不到一点美味,父亲尴尬地笑了,说牛肉面味道和以前不一样了。
 
 
 
事实美味的牛肉面的确存在。
 
进入大学后,学校附近的牛肉面馆一家家被我发掘出来,且一家比一家美味,我也开始自豪地不断把这些信息传递给远方的父亲。
 
每个学期父亲总来学校看我,用父亲的话说,半年就能吃上正宗牛肉拉面。
 
其实,我心里明白,半年来吃面是借口,对女儿的牵挂和思念才是他不远千里舟车劳顿的真实理由。
 
在父亲的一生中,我只见过他流过两次眼泪。
 
第一次是送我上大学,当他和母亲帮我收拾好床铺,叠好衣服,一切安顿妥妥准备离开时,我第一次发现父亲流泪了,父亲再三叮咛的话语带着哽咽,满眼流露出不舍和担忧……
 
第二次父亲流泪,是在我出嫁的时候,当着众多亲戚朋友,父亲又激动又难过,几次偷偷抹眼泪, 拉着我的手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那种复杂的神情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生完儿子后回父母家休养,父母亲的鸡汤面天天飘着香味。我总是吃完满满一小盆,父亲又惊讶又开心,惊讶的是我能吃下那么多,开心的是儿子的伙食不担心了。
 
半年时间里,鸡汤面不断改良,从开始的鸡汤挂面到鸡汤手擀面。手擀面粗的、细的、中等的也是天天变化。
 
配菜是鸡毛菜、小白菜、菠菜、萝卜叶子、芹菜叶子不断循环交替出现,时不时还会有鹌鹑蛋、火腿肠、牛肉粒漂浮其中,每每是吃了上顿想下顿,半年都没吃烦。
 
儿子两个月大时哭闹不睡觉,在大人怀抱里睡得踏实,一放到床上立即就醒,反复睡反复醒,搞得我精神一度衰弱。
 
为了能让我休息好,父亲自己发明了午后抱着儿子睡觉,孩子压根就不离他的怀抱。
 
抱着孩子静坐床上或是沙发上,不敢咳嗽不敢说话不敢打喷嚏,轻轻摇晃基本不换姿势坚持两到三小时。
 
这样一来儿子不闹了,我也能踏踏实实睡个午觉,儿子半岁时养得红润健康,半年的鸡汤面让我彻底恢复了元气,感受到为人母的欣慰和骄傲。父亲也常常为自己发明的抱孩子午睡而自豪。
 
 
 
小侄子是个只有27周出生的早产儿,或许是孩子过早离开母体,独立睡觉对他来说是一个难题,各种育儿经似乎都不适用他。
 
父亲又一次坚持他的理论抱着睡觉。用他的话说,孩子只有能睡才能长。
 
在父亲的鼓励和支持下,父亲和孩子妈妈白天晚上轮值抱着小侄子睡觉,这个淘气的小家伙在大人的怀抱中一天天长大,而父亲常常是抱着小侄子自己也就睡着了,再也不像以前抱着儿子睡觉时那样一动不动静坐。
 
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此刻他的身体正在被病魔一点点吞噬,。
 
父亲去北京就医的那一个月,调皮的小侄子竟然学会了说话,天天视频叫“爷爷”,这对老父亲是极大的鼓舞,无论父亲怎样痛苦和难受,只要是视频看到小侄子叫爷爷,回答“哎”的声音总是铿锵有力,底气十足。
 
因为我们都知道,小孙子会叫爷爷意味着孩子已经健康成长,早产儿的缺陷的顾虑已不复存在,每次听到小孙子叫爷爷,父亲总是开心地说:“这个娃啥时间能吃一碗面呀!”
 
在北京住院短短一个月时间,尽管他老人家始终躺在病床上,但是大儿子爱吃医院对面商业街的腊汁肉面,小儿子爱吃外卖的西府削筋,他都一清二楚,他一生爱吃面,在拔掉胃管后想吃一碗烩面片,然而却因肠梗阻未能下咽……
 
父亲生前经常开玩笑说,“半年不吃面就把人急死了。”
 
如今,没了父亲,我,半年不吃面。
 
 
 
作者简介
 
芳草连天,女,凤翔人,爱家乡,爱故土,爱亲人,愿以诚心与凤翔共成长,愿以文字与亲人同常在。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