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fa568.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古代破案故事之《十五贯》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07 08:0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编文、匡荣
 
明朝时,常州无锡县有个开肉铺的老头名叫尤葫芦。一天,他到续妻的姐姐家里去,借了十五贯钱,喝得醉薰薰地往家走,经过邻居卖酒的秦老头门前,约他明天一早去买猪。
 
尤葫芦的续妻早已死去。现在,尤葫芦带着续妻的女儿苏戌娟过着艰难的日子。苏戌娟看爹爹带回许多钱来,又是高兴,又是奇怪。尤葫芦乘着酒兴,故意和女儿开玩笑说:“这十五贯钱,是把你卖给人家当陪嫁丫鬟的身价,明天人家就来接你了。”苏戌娟一听,吃了一惊,以为当真如此,心里就忧郁起来。
 
她看爹爹醉得糊里糊塗,一躺下就睡着了。也不好跟他讲理,心里越想越难过,想起自已死去的妈妈,不觉落下了眼泪。她满心委屈地回到自己的屋里,捧着妈妈的灵牌,痛恨自己的命苦,从小爹死了随娘改嫁,现在又要被后爹卖给人家当奴婢。她觉得没有活路,不如自杀落得干净。
 
她拿起绫巾正要悬樑自尽,忽然想起这绫巾是姨母赠给的,姨母住在皋桥,不如连夜投奔那里,躲避一时,再作打算。主意已定,忙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见爹爹已经睡熟了,就悄悄跑出了院门。
 
约莫四更时,邻居有个流氓名叫娄阿鼠从赌场回来,钱输光了,又冷又餓,看见尤葫芦家的大门开着,房里点着灯,便想进去赊点肉吃。他先扒着窗户往屋里一看:尤葫芦正在睡觉,肉案上一点肉也没有。再往里边看时,尤葫芦的女儿也不知哪里去了,于是他就决定到屋里看看再说。
 
 
 
他见屋子里除了睡着的尤葫芦外没有別人,想偷他一下。找了半天,猛然看见尤葫芦床头有一个钱搭,露出许多钱来。这一下可把娄阿鼠乐坏了。他刚刚抱起钱搭,尤葫芦就惊醒了。一看娄阿鼠偷钱,就连喊带夺,把钱贯都挣断了,铜钱落了一地。两个人撕打起来。娄阿鼠一眼看见肉墩旁边有一把板斧,忙伸手去抢斧子,没小心把怀里赌钱用的骰盒掉落地上了。尤葫芦醉眼蒙胧看娄阿鼠抢斧在手,正要喊叫,被娄阿鼠一斧砍倒了。娄阿鼠连忙抱起钱搭向外逃去。
 
天剛朦朦亮,秦老头来找尤葫芦去买猪,进门一看,尤葫芦躺在血泊里,吓得他喊叫起来。邻人们听得喊声都跑过来看,娄阿鼠也装做若无其事似的跟了进来。人们发现苏戌娟也不见了。娄阿鼠说:“这一定是苏戌娟杀了父亲偷了钱财,跟人跑了。”邻居们听了便一起去追赶苏戌娟。
 
再说苏戌娟跑出家门,在黑茫茫的夜里,辨不出方向,也不认识往皋桥去的道路;偏偏天又下起雨来,只得躲在树下避雨,因此就擱了行程。雨住了,天也亮了。这时来了一个青年客商。苏戌娟忙上前问路。那客商是往常州去的,正好路过皋桥,就带她一路同行。
 
正走着,忽听后边人声呐喊,苏戌娟回头看时,一群人向这边跑来,她以为是爹爹和买她的主人来追赶自已,就惊慌地向前奔跑。没多久,案老头他们就追上了,看见苏戌娟正跟着一个男人走路,大家围了上来。娄阿鼠拦住苏戌娟,说她不该杀了父亲跟人逃走。苏戌娟一听,又气又怕,一时摸不清头脑,不知怎样回答才好。众人七手八脚地拦住那个客商,取下他背着的钱搭,数了数,正是十五贯,娄阿鼠又惊又喜,心想:到了公堂时,正好拿这个做证,而自己便可以遙法外了。
 
原来那个客商名叫熊友兰,是苏州商人陶复朱的柜伙,正往常州去办货的。众人不容分说,喊来两个公差,把他俩一齐押途无锡县衙。这时县令过于执升堂,叫上那些人证和人犯。他听娄河鼠一说,觉得苏戌娟半夜逃走,又和熊友兰一路同行,钱数也对,就毫无疑问地断定这个案件是:“通奸谋杀”。
 
当审问苏戌娟时,见她生得容颜俊美,就更证实了自己的推断,他说:“象这样如花似玉的少女,哪有不招蜂引蝶之理?”于是便抱定成见,定要苏皮娟招认杀父奸逃的罪名。苏戌娟本来没有什么可招的,一听县太爷逼问,越发茫然了。过于执也不容地呼冤辩白,喝令如狼似虎的衙役,各种严刑都用过了,苏戌娟抗刑不过,只得画了招供。接着照样拷问了熊友兰。过于执就以他和苏戌娟一路同行的人证,以及十五贯钱的物证,打得熊友兰死去活来,最后定成死罪。
 
初审完了,就把苏戌娟和熊友兰解到常州,经过二审后,又解到苏州巡抚衙门再行三审。巡抚衙门也不再推问,就照着初审的案由呈报刑部,听候处决,这两个冤犯,就这样被押进苏州死囚牢里。那监狱的禁子很同情熊友兰的冤枉。当处斩的这天夜里,禁子告訴他说:“今天的监斩官是况青天况大爷,你的案子当初要落在他的手里就不会冤枉了。”并叫他临刑喊冤,也许有救。
 
到了法场,熊友兰和苏戌娟果然喊起冤来。那况大爷名叫况钟,现任苏州知府,为官清正,人称他是:“包公再世”今天他奉合监斩,听得犯人再三喊冤,不禁生疑。况钟觉得人命重大,尤许犯人申明冤情。熊友兰说他和苏戌娟人地两生不过路途相遇;带那十五贯钱,原是往常州去作买卖。某月某日曾经住在本城悦来栈里,有店簿可查。
 
况钟一听案情大有出入,立刻派人到悦来栈取来店簿一看,和熊友兰所供一样,并由店主人证明:那十五贯钱确是陶复朱所交,钱搭上有“日进斗金”四字为记。祝钟心想:这个案子分明在初审时就弄錯了,但是已经刑部最后判定,怎能推翻?看看时刻已到,正要下笔勾决,下面冤声又起,不由持笔不下。他想:这个冤案自己无权过问,还是执行命合为是。刚待落笔,又听下面喊冤。他沉吟了一会,最后终于放下朱笔,吩咐暂时停刑,决定去请示巡抚,再作处理。打定了主意,便不顾厉害,立刻动身,深夜奔向巡抚衙门来了。
 
况钟到了巡抚衙门,料想巡抚不能在深夜里轻易允许求见,看得中军不在,就咚咚地击起堂鼓来。中军慌了,忙引他到厅前等候。那巡抚名叫周忱,睡梦中被堂鼓惊醒,好半天才慢慢地走了出来,一看是况钟前来打搅,已是十分不快,等听说为了熊友兰的案情时,反怪他擅离职守,无故多事。
 
况钟翻开悦来栈的店簿,证明熊友兰那十五贯钱的来由,并陈述熊和苏戌娟人居两地,根本谈不到通奸等情。周忱不满道:“经过三审,铁案已定,贵府不必过问!”况钟一再要求为熊友兰平反冤狱。周忱认为况钟有意卖弄才能,轻视上司,不觉羞脑成怒,说:“贵府既有高见,就请自己作主便了,何必又来见我。”说罢转身要走。
 
况钟看事情闹僵了,就决然取出知府印信,宁愿將官职作抵押,要求周忱宽限日期,亲自前往无锡查清案情。因为无锡县不归苏州知府管辖,况钟请求发给一支令箭,好便宜行事。周忱沉吟了好久,才答应了他的请求,并限期半月,如查证不实,定予惩处。况钟带着令箭,会同无锡县令过于执,亲至尤葫芦家里调查。娄阿鼠听说况青天来了,想去探听一下虚实,又怕露出自已的马脚,就跑到別处去暂时躲避。
 
調査开始了,在尤葫芦床下发现半贯多钱。祝钟认为原来的十五贯钱,既然全部被人拿走,哪里又有许多零钱?过于执说:“这是尤葫芦家常日用的钱,不在十五贯之内。”况钟问四邻,秦老头说:“尤葫芦的生活很困难,常常少米无柴,借来十五贯钱,准备买猪,家里并无零钱。”
 
随后又找到一个骰盒。过于执认为老百姓赌博游戏,原是常事,不足为奇。秦老头说:“尤葫芦平时专好喝酒,不会赌钱;这个骰盒好像是赌徒娄阿鼠的。”找到了线索以后,邻人们发现娄阿鼠已经不见。况钟要亲自乔装查访,先派一个公差跟秦老头暗地追踪娄阿鼠。当他们来到东狱庙前,秦老头一眼看见娄阿鼠鬼鬼禁地钻进庙里。
 
娄阿鼠进得庙来看老道不在,就跪到神前求签。正在祷告的时候,忽听背后有人说:“求签不如测字。”他吓了一跳,回头看时,来的是个测宇先生。娄阿鼠一想测字也好,就随口说出一个鼠字。那测字先生察言观色,掐指一算说:“这个鼠字很不好,恐怕凶多吉少,但不知问的是什么事?”
 
娄阿鼠怔了一下,随即静下来,说是代別人问问官司。测字先生解释说:“这是个‘鼠窃’的鼠字,又是十二属的开头,照字来断,这人可能是个小偷的首犯,目前要有灾星!”娄阿鼠听说,很不自在。
 
测字先生说:“那被偷的人家,可能是姓尤?”娄阿鼠一听当时惊倒下去。测字先生又解释说:“因为老鼠最爱偷油吃,我看还有人命在内,这官司恐怕是法网难逃了。”
 
娄阿鼠忙问有无救星?测字先生说:“代测无救,若是自测还有希望,因为老鼠会钻洞,自己能够逃脱。”娄阿鼠情急了,忙附测字先生的耳杂说是自测,并恳求设法解救。那测字先生把娄阿鼠引到庙外,指引他说:“你的事幸亏有贵人搭救,应该选向东方,江边正好有我的船只,可以带你一路同行。”测字先生说完先自去了。
 
娄阿鼠回去收拾一包东西,慌忙跑到江边。突然从船上跳下两个公差来,把他活活捉住,拖上了船。娄阿鼠被押到苏州府大堂上。那知府况钟喝问:“娄阿鼠!你还认得我吗?”他抬头一看,堂上坐的知府大人,正是那个测字先生。吓得他魂不附体,什么都明白了,只得低头服罪。
许多年后,况钟已经不在人世了。苏州人民为了纪念这个爱民的好官,修建了一座况公祠。有一次,一对夫妇领着一个男孩子到祠前祭拜,据说他俩就是当年的熊友兰和苏戌娟。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