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fa568.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故乡美文 > 正文

刘朝武(原创)|故乡记忆;西门口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08 10:1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刘朝武
 
老镇没有护城河或城墙,毕竟只是镇,不比所属的随州原是古曾国的都城,更不比坚城深壕的襄阳自古便是鄂北锁钥。
 
老镇西门口自然也没有城楼垛子,只是沿着姚家巷通往老316国道的交汇路口。跨过国道,就是工农大队的菜地,顺着小河(姜水)从医院后墙一直到五星渡槽,绿油油一大片。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忽如一夜春风来,那一片菜地渐次被改建成织布厂、织带厂、服装厂、皮毛厂,再加上原有的水轮机厂,老镇工业化瞬间提速。镇社合制,工农大队改名神农村,在西门口建起了老镇新地标——神农影剧院。
 
神农电影院最辉煌的时候是刚开工整理地基的那段时间,因为展示一头豹子。那时动物保护还仅仅是少数学者的执念,老镇人压根没听说过。常有散居小冲的业余猎人挎着鸟铳踩着钢籽车(老镇人对自行车的旧称),从万和的山林呼啸而归,路过西门口时故意减速,跟相识的爷们儿喊一嗓子,“狗日的骚大一头野猪差点就噶住作了……”背上的野鸡野兔被抖起飘飘。从来没人敢吹牛要噶作豹子,直到各街道各村湾大喇叭通知——连续三天在神农影剧院展览因追咬公家耕牛而被英雄三秃子打死的豹子。人山人海啊!挤掉鞋的,扯烂衣裳的,还有掉进菜地粪池的。武装民兵护卫着拖拉机上的死豹子,豹嘴被人掰开了,露出獠牙以证凶恶,“打豹英雄”三秃子立于一旁,浓眉大眼,胸佩红花,确实一副雄赳赳气概。
 
西门口曾有一株数百年树龄的皂角树,主干分出两支,一支被雷劈断,焦黑参差,另一支郁郁葱葱,树冠覆盖百余平米,虬枝劲结。盘根凹处常有残留的香烛痕迹,总有老镇人偷偷摸摸去拜神。遗憾的是始终没有得到专业养护,皂角树终是死得透透的,湮灭于老镇人的记忆里。
 
工厂多了,西门口慢慢就演变成了美食一条街,各式早点小炒争奇斗艳,每到饭点就是一派热气腾腾勾人馋虫的景象。两手各抓一个“糖拖拉”急匆匆赶去点名的,是织布厂女工大嫂;慢悠悠品着“蛤蟆汤”泡火烧馍的,是银行或学校的斯文人;脚下踩着货担见人就笑脸奉承的,是寻常走乡串村的货郎;紧紧抱着包裹不言不语,小口吃着糯米发糕的,是初次离家要去城里寻工的辍学姑娘;就着烧酒稀溜溜吃牛肉面,露着圆滚滚肚皮的,是要去邻县收账的牛贩子;满头满脸热津津的油汗,捏着韭菜饼高谈阔论,却把“子曰”说成“子日”的,是自称读过很多古书的大货司机……三教九流,聚散西门口,带着老镇的油盐酱醋气息。
 
我五妈大半辈子在西门口炸油条,外酥里脆,着实可口,每天只有等到五妈油条卖完了,别家油条摊才好卖出一些。每年腊月剁三鲜馅,油条更是紧俏。五妈会特意起早炸出几篓子大油条,叫堂哥挨家送给叔伯。幼时不懂事,只觉得好吃,待年岁渐长,每想到故乡故人故事,烟火味里满满的都是亲情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