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fa568.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幸福美文 > 正文

杨无玷丨迟到的幸福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2-28 11:5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作者:杨无玷
喂,小刘啊!让杨亦雪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哦,李总,杨亦雪不是已经回家去了么,您忘了……嘟嘟那边小刘秘书还在解释的时候,一阵盲音已从听筒里传了过来。李海挂断电话走到办公室窗户前点燃一根香烟,杂乱的思绪虽着缕缕香烟飘散开来……
杨亦雪已经离开距家50多公里外的西北小市好几天了,合适的工作一直没有找到。最后几经周折才进入到李海所在的半成品加工公司。这是一家不到一百人的小公司,而亦雪主要负责办公室销售内勤,配合各地的业务员,统计销售量,协调沟通市场反馈,协助老总李海处理日常事务。在刚到单位的那半个月里,对于电脑知识超级菜又不懂圆滑事故的亦雪来说,实在是痛苦不堪的经历,在被几个区域的销售经理投诉后又常常被厉雷风行的李海一通训。看着亦雪那唯唯诺诺一脸小心道歉的样,李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的小姑奶奶,你能不能长点儿记性,同样的问题这都给你说了好几遍了,亦雪一被李海骂,脑袋更懵逼了,一看她那呆呼呼的傻样,气的李海连连挥手让她出去,免得看到她血压就升高,不过还好,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亦雪对业务慢慢熟悉渐渐的也和周围人打成一片。
八卦心理是人都免不了,更何况在一起整天扎堆工作的女人们呢。闲暇之余,大家也都知道了亦雪的情况,而亦雪也知道了老总李海的情况。杨亦雪娘家,婆家都是农村的,娘家父母当时觉得对方家境不错而结了亲。平稳的日子也过了十几年,婚后俩人育有一女。后因公公离世,祸不单行亦雪老公承包的工程又出了事故,赔了几十万,家底也败了进去,亦雪老公因此开始堕落酗酒,赌博,每每亦雪超市下班累了一天回家后,都睡到半夜了老公才醉醺醺的回来。作为妻子亦雪就开始劝,劝又不听激怒之下就会换来老公的一顿拳打脚踢,骂亦雪生不出儿子,软弱没本事。反复多次争吵被打后,亦雪实在受不了了便将9岁的女儿放到了娘家,自己只身出来打工。
老总李海东北人,个头不到一米八,国字脸粗狂豪迈的典型东北汉子一枚。年轻时也是部队,货运经商 各个行当都从事过,浮浮沉沉几十年打拼。如今虽已挣下百万身家但年龄也已快六十。在现在这个浮华的社会里,像这样的老总身边女人明里暗里应该不少,可李海竟然单身至今,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每个说着不结婚的人,不是不想结而是找不到那个适合一起走入婚姻的。因为一段感情的错失,让他心里一直有个结。他是重情之人为此好久都没有走出来,再以后的几年里面对现实想找了,又没有再遇到令自己心动的。事实上也可以说他也没了心劲再去追哪个女人了,觉得与其耗费时间精力最后还落得个会受伤的可能,还不如把精力放在打拼事业积累财富上。而缘分又是那么可遇不可求的事。遇不到合适的,李海一贯的主张就是宁愿高傲的单着,也不愿意委屈将就。现在的女人有多现实,做为他这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饱经沧桑的中老年男人,又怎么会一眼看不透?相亲的次数多了他也总结出来了.感觉这相亲就像是在做交易,你把你的车子,房子,存款,身体健康度摆在前面,我把我的姿色学历要求提在明面上,双方彼此都在心里给对方的综合实力评估着分,都盘算着怎么让自己在一段关系里付出最小受益最大。看的太多经历的太多,到最后李海也拒绝再去相亲,因为他内心想要的是温柔善良能体谅他辛苦的女人,不要求多漂亮,但是能帮他料理好家,照顾好父母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去打拼,在他劳累一天能给他做一顿暖胃的饭,能陪他说说心里话就行。而这些要求他自认真心觉得并不高,,而现在的女人,唉,只能说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对于感情问题他是真的累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对于父母期盼他早日成家的眼神,他只能在心里说一句抱歉了,好在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他的俩侄子他自己也都像亲儿子一样的对待,只是希望这样可以减轻一份对父母的愧疚。外人谁又能知道,这位低调内敛沉稳强悍外表粗狂的李总他的内心竟是如此的长情细腻。
在开始的时候,对于这位新员工杨亦雪他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如果不是前任员工负气辞职,人事部又迟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他早就把杨亦雪给开掉了,电脑不精通,人又太老实嘴巴又不甜,让那些人精似的业务员们因为市场调配销售额度问题整天找他投诉,每一次投诉,他就把亦雪叫到老总办公室连教导带训斥一通,看着对方一脸唯唯诺诺道歉愧疚的样子,他就觉得烦。他更欣赏那种有胆气敢据理力争的下属。几次沟通后,这下属也算进步了一些,但是还是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程度,每次听到对方的对不起,他就郁闷的想吐血,杨亦雪内心何尝不郁闷,她骨子里是一个非常单纯善良率直的人,平时在家与邻里族中相处时,对于那些虚假客套拿腔做作的大娘大婶们夸张的语言行为就极其反感,宁愿沉默也不愿违背已心与她们瞎聊,对于不熟悉的人,她一贯奉行沉默是金的铁律,只有当她感知到对方的能量磁场是善意的,才愿意与对方交心。相较与用语言表达她更喜欢用内心去感受周边的一切。初到公司对于她这个完全不懂电脑又不会说场面话的乡村妇女,要把这些软件,表格,调配中有时必要说的空话,假话,在短期内学会,她真的很需要时间来适应,但现在为生活所迫一切都得逼自己一把。还好,在经过李海的指点同事们的帮助她自己的不懈努力下,她终于可以基本胜任了。
在每天的忙碌中日子就这样缓缓的过着,李海平时中的能干,对工人们生活上的照顾薪资上的合理,这种草莽英雄般的品质也让亦雪暗暗钦佩不已。看着他每天忙碌到有时顾不上按时吃饭,因为抽烟太多又总是咳嗽的样子,亦雪莫名就觉得特别的心疼。于是便经常默默的给李海带来早餐,各种止咳化痰的药茶。被人关心温暖的感觉总是好的,哪怕是再硬朗的汉子,在面对亦雪投桃报李的善行,李海在最初说了几句做好本职工作我的私事你最好不要这么用心后,见她仍旧执意如此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毕竟他能看出来也能感觉得到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纯粹的善。时间过的很快,又到了一年一度销售员大聚会的日子。晚上到酒店聚餐是聚会必不可少的项目之一,在这群以男性为主角的餐桌上,推杯换盏下都喝的有点儿多了,而亦雪作为陪客之一虽被李海帮忙挡掉了一些,但也被协迫着喝了几杯,一向从不会喝酒的她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饭毕这群人又到歌舞厅去唱歌,ktv内啤酒瓶碰撞声,烟雾缭绕中的咳嗽声,划拳吆喝声和着屏幕五音不全的唱歌声,混织在一起的嘈杂都让亦雪感到更难受,踉跄着跟李海打过招呼后,便躺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休息。男人们仍在东倒西歪继续喝着侃着。这时一位大个子秃头腆着啤酒肚的男业务员坐到了亦雪旁,一只罪恶的手顺着她脸颊光滑的皮肤向她胸口探去,啊,亦雪的尖叫把李海一下子惊醒,他摇晃着走过去一拳就朝着这位业务员脑袋砸了下来。
第二天,办公室里。
李总,您这样为了我丟失了一个市场多不值啊!亦雪含着泪歉意的对李海说道,没事,不要紧,这个市场没了我们还可以再跑别的地方,李海安慰着她。因为昨晚那一架,那位业务员直接终止了在四川区域的所有客户采购。
太阳依旧每天升起落下,生活仍旧继续。自从上次打架事件过后,亦雪心里对李海崇拜之外又加深了一层感激,除了更用心的做好本职工作兼顾李海的一日三餐外,晚上有空了会找些好玩有趣的笑话分享语音给李海听,有时李海还都没有听出笑点儿在哪呢,这傻丫头自个儿就已经笑得不得了了。有时看到头条新闻里那些悲惨的人事,她也会难过的发表一大堆悲天悯人的看法,面对她这些行径,李海只觉得哭笑不得,心里不禁感叹,这都什么世纪了,怎么还有如此“孩子气十足幼稚的人啊!
往事一幕幕就好像昨天才发生的一样,直到手指被燃尽的烟头烫疼,李海的思绪才被拉回到了现实。一个人一直孤寂着,心因为麻木并不会觉得苦,经历过温暖幸福后再度失去,才会让人觉得苦不堪言。自从亦雪走后,饭点上没有了精心配置的一日三餐,没有人关心他的冷暖,没有人念叨他要少抽烟多喝水,更没有人为了他又添了几声咳嗽而焦虑忧心,再没有人只是单单为了能让他开心一笑而专门的去搜集各种文章段子图片了,一切明明只是又复归于最初的生活状态,但却一切终究已不再相同,当李海在睡梦中又一次梦到亦雪那明媚的笑脸,而醒来却只有无尽的黑夜将它包裹时,他才明白这个女子不知何时已经走进他的内心深处。
几个月后的一天夜半,睡梦中的李海被手机铃声惊醒,喂,谁呀!他迷糊着眼问道,海哥,是我。亦雪焦虑哭泣的声音一下子就刺激到了他的脑神经,他急切的问道,雪儿,你怎么了,出啥事了?孩子发高烧了,这会儿打不到车,亦雪哭泣的说道,那你这会儿在哪?李海紧张急了连忙问道。我就在景逸小区大十字路口这儿,李海一下子有点儿晕,这不是离他住的地方只有2里地吗,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来找他,来不及细问别的,一边快速的穿衣,一边安慰亦雪。好,你别动,我马上就到。
医院里看着孩子吊过针平稳的睡着后,亦雪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而李海已按耐不住有太多的问题要问,比如她回去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亦雪会已经回来了却一直都不来找他,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待他开口问,亦雪便开了腔;“我当初回去是处理离婚的事情,他勾搭上了一个富婆,打了几次电话,吵嚷着要跟我离婚。所以这次回去办完手续后我就把孩子带了出来,现在通过妇联帮助孩子上学问题在这边已解决,我现在在一家酒店上班。”这都几个月了你回来都这么久了为什么一直不来找我?你不知道你回去的这段时间我有多担心吗?你走的时候只说回去看孩子,我以为很快就会回来,但却一直没人影。
李海有些生气的问。我,亦雪委屈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我怕继续待下去会影响到你的名誉,有几个同事背后都在骂我不要脸,也牵扯到你,她们怎么说我没关系,可我不能容忍别人说你的坏话,你在我心目中就跟英雄一样的完美,所以我不能在单位再继续待下去了,这样只要我走了她们就不会乱嚼舌头了。
听着这小傻瓜对自己的维护,李海的心里又是一暖。他动情的对亦雪说道:雪儿啊!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就不妨坦白跟你说吧!我喜欢你,这段时间你不在的日子,我是做啥事儿都提不起劲来,一到公司到处都能看到你的影子,晚上睡觉一闭上眼睛,老梦见你,一睁开啥都没有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难受,我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别的话,你哥我大老粗一个也不会说,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和孩子好不好?见亦雪只是哭低头不说话,李海有些急了,怎么,你不愿意?是嫌弃我比你大十几岁吗?不是,哥,我愿意。亦雪抬起头看着李海的眼睛坚定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一直非常的崇拜你喜欢你,你重感情,讲义气,人又能干。虽然有时候脾气急躁,说话大嗓门,但我知道你内在有一颗非常柔软善良的心,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没财富,不能干,还离过婚带个孩子,唉,你呀!真是个小傻瓜,面对亦雪的自卑李海有些无奈的揉揉她的脑袋,物质我有就够了,讨老婆,要的就是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一心一意实实在在的对我好,其它的都不重要。这些你都有,所以别再说配不上这样的傻话了。等明天天一亮,孩子没事了,就跟我回去吧!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都没好好管,乱的跟什么一样的,你这当老板娘的回去可得好好出点儿力了,嗯,明亮的灯光照在俩人依偎的身上,一室的温暖。
几个月后在俩人共同努力下,又开发了好几个新的市场,待公司的一切都良性运转正常后,李海准备带亦雪出去旅游。雪儿,你想去哪儿?李海笑眯眯的问着,我呀!最想去你的家乡,去那里看看贡格尔大草原,去骑骑马射射箭坐坐羊车,太阳底下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优哉游哉的骑着马看着花,想想都好幸福呀!还要去达里诺尔湖,站在湖泊边感受着水天一色,闭眼深呼吸,哇,太幸福了。还有乌兰布统影视城,穿上影视服装美美的过一把演员瘾。我还要去吃你们当地的哈达饼,不知道跟我们这边的老婆饼是不是一样。还有你们的对夹,看看是不是比我们的肉夹馍更好吃,还有烤羊腿,黄米切糕,拔面,烧牛蹄筋,看着凳子不坐非坐在桌子上双腿像荡秋千一样摇摆的亦雪那一脸神往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样子,李海笑得一脸宠溺,这丫头身上的这份孩子性也只有在他跟前才完全的显露出来。那说了这么多,有没有最最第一想去的地方呢?李海笑眯眯打趣的问道,有啊!刚才还孩子气十足的亦雪不笑了,一步一步的走到李海跟前,望着他的眼睛非常严肃正经的慢慢说道;海哥哥,我最想你陪我一起去看海!李海此时也不笑了,这是一句只有俩人才懂得意思。有些伤痛你只有勇于直面,那么它才能够被治愈,关于李海哪怕一点点的伤,亦雪都不希望他有,更何况还埋得这么深。看着雪儿一脸严肃的样子,李海明白了他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好,我陪你一起去看海!
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空,一层柔和的光芒镀在辽阔而安详的海面上,一对情侣安静的坐在大石块上偎依在一起看着海水微微起伏。雪儿,我能问你个问题么?嗯,你说。我们都结婚了,你怎么不像别的女人一样叫我老公,而要叫我海哥哥啊?李海问道。这个嘛!亦雪靠累了,换了个横躺在李海怀里的姿势,才嗲嗲的说,因为在每个女孩子的心里他都希望有一个哥哥,会一辈子包容她宠着她,老公这个词都烂大街了。我这样叫你不只是男女之爱,更有完全的崇拜和毫无保留的交付与信赖在里面。你就是我的命!所以海哥哥这一辈子你绝不可以辜负我,否则……还没等她说完李海就以吻封唇,以后余生我绝不负你。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古有七十寒暑八十春秋,但其中的艰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能够支撑一路走下来的,人们始终追求的唯有幸福二字!这俩字被古今中外文人墨客注释的太多,愿有人为你立黄昏,愿有人问你粥可温,深夜的酒永远也敌不过早上的粥,这才是我们这些平凡人所要的。虽然不华丽但却最真最贴心。愿每个人都能被岁月温柔相待,也愿每个人都能在此生得遇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地球是圆的,当你身心痛苦的时候要对未来抱有希望,所有当下的苦难都会过去,幸福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要相信这一点。当你多多感知真美善的人,事时,你想要的幸福就会来临。 
    美文精选网